电子邮箱

密码

注册 忘记密码?
会 员 查 询
会 员 申 请
童年的冰棍
来源:泉州晚报 | 作者:郑清井 | 发布时间: 2022-09-26 | 10917 次浏览 | 分享到:


昨天课间,天气炎热,我请学生品尝老冰棍。乳白色的冰棍甜甜的,吃起来特别冰爽,热气也仿佛消退了几分。品尝着手中的老冰棍,我的思绪回到了童年时代,忆起了那次徒步四公里去村部供销社买冰棍,然后无功而返的旧事。

孩提时代,冰棍对我们这些乡下孩童有着特殊的吸引力。那时能吃到冰棍可是一件奢侈的事。

在我读书的小学校园里,课间常有邻村的青年来卖冰棍。他用一个塑料泡沫箱装着几十根冰棍,外面用毛巾覆盖着,箱子的正面用毛笔工工整整地写着一个大大的“冰”字。他骑着自行车从村部供销社进货,然后风尘仆仆地赶到学校。

那时能吃得起冰棍的同学很少,我常常羡慕有零花钱或压岁钱的同学。若偶尔有人大方地请我品尝一口那老冰棍的味道,便真是快活似神仙了。不过,那时我心理自卑,很少与同学往来,几乎不会有人请我感受冰棍的美味。

有一天中午,烈日当空,热浪袭人,我哥和班上的同学去村部供销社买冰棍解馋。我无所事事,就跟在他们身后。屁颠屁颠地爬坡四公里,终于来到了村部供销社,流了一身汗,喉咙快要冒烟了,我当时心里想,要是能顺利买到冰棍,哪怕让我舔一口也好,就算是滴几滴冰水到喉咙里也行。可没想,老板冷冷说道:“冰棍卖完了!”这句话如同一盆冷水浇在了我们每个小伙伴的心头上,我们失望极了。

后来,有人提议返回,说是途中路过一个叫“新岭”的地方或许有户人家会卖冰棍。于是,我们又满怀希望地回程了。好不容易来到了第二个目的地,想不到一只大黑狗猛冲了出来,狂吠不止,似乎把我们当成了一群打家劫舍的人,着实把我们吓了一跳。那户人家漂亮的女主人闻声走了出来,好奇地打量着我们这群孩子——皮肤被晒得黝黑的农村小子。当她知道我们的来意之后,只是轻描淡写地说了一句她家早就不卖冰棍了。我们的希望再次落空,只好悻悻地回家了。

今天想来,虽然当时徒步爬坡到村部买冰棍特别不容易,而且最终让人失望,但是走走路,流几身汗也是不错的,毕竟有助于新陈代谢。但那个晚上,我竟然失眠了。

如今,生活愈来愈好,美味的冰棍五花八门,农村家庭有冰箱的越来越多了,吃冰棍已是寻常小事。

每次请学生一起品尝冰棍的时候,我的脑海里就会浮现这段童年旧事,有时心里也难免生出几分酸楚。感谢岁月,给予我难忘的童年经历,也许正因为曾经如此难得,如今才会显得尤为珍贵。





【作者简介】郑清井,男,福建永春人,大学学历。现在丰泽区从事教育工作,系丰泽区作家协会会员、泉州市作家协会会员、泉州市青年作家协会会员、泉州市青年摄影家协会理事、泉州市摄影家协会理事、福建省文化志愿者协会会员、《青年文学家》杂志社作家理事会丰泽分会主席,已在《海峡都市报》《厦门日报》《海峡导报》《泉州晚报》《东南早报》《丰泽文学》《青年文学家》《中国摄影报》等主流报刊发表新闻、散文、随笔、日记、新闻图片二百余篇(幅),指导学生发表在《全国优秀作文选》《快乐阅读与作文》《作文大王》《趣味·作文与阅读》《快乐语文》《厦门日报》《厦门晚报》《泉州晚报》《海峡都市报》《东南早报》《泉州广播电视报》《厦门小记者报》《海西晨报》“泉州学生通”“海丝泉州”“海丝少年”“作家文学网”“习作学苑”等报刊及微信公众号平台的习作达到五百余篇。

公告
更多>>
活动
更多>>
热门推荐