电子邮箱

密码

注册 忘记密码?
会 员 查 询
会 员 申 请
乡愁在路上:郊野江村
来源:福建文化网 | 作者:刘辉雄 | 发布时间: 2022-06-15 | 16521 次浏览 | 分享到:

第一次走进远方的风景,或许只是别样的农村生活,无关思念与乡愁,却也能回望家乡的渔村,是童年最可珍惜的遇见,绝不是无关心灵的触动……

——题记

父亲是一位走“电船”领薪水、没有“鱼头钓饵”的“讨海人”。就在改革开放的那一年夏天,父亲的渔轮在福建渔轮厂大修。母亲和我兄弟俩到福州住了一段时间,那是我第一次去远方、到大城市去。那年,我差不多四岁,弟弟也就几个月大,我已到了记事的年龄,但大多记忆是模糊零碎的。已不记得路上的旅程,只记得城里(福州台江)人来人往、车水马龙,第一次看到交通警察,还有立在十字路口半空中的交通岗亭,第一次看到了“手牵手”的公共汽车(无轨电车)……到渔轮厂时已是中午时分,我们便在礼堂里休息,父亲的铁壳渔轮正坐在高高的船排上。让我惊讶的是,这么大的船厂居然还有个大屋顶,到处都是铁架、机器、电缆……正是因为有了这一印象,回家乡后,我便缠着父亲用木板给我的小船模做了一座有屋顶和船排的“船厂”。渔轮厂就在闽江边的鳌峰洲,那里是城市的边缘,我们一家就借住在不远的城郊村庄。这个村庄与我的家乡渔镇大不相同,是那么的清静婉约,给我留下了清晰的回忆。

在排尾煤碳码头附近,穿过一排排的盐业仓库,前面豁然是一个美丽的村庄,后来才知道是“曙光村”。面前就是一个大池塘,一条小溪从池塘孱孱流过村庄。池塘里,一群群鸭子在水中欢乐嬉戏,还不时地扎到水下去觅食,无拘无束。小溪的右边是临江的大片田野,左边紧挨着的就是村落了。沿着小溪边的小路走进村庄,经过跨溪而建的自来水房,就是一处开阔的“大埕”,一群大白鹅正骄傲地蹒跚着。“大埕”边上,向溪而建的是一排红砖瓦房,面塘的是一座两层的木房子和村里的卫生室,红砖瓦房和前面的大厝之间有条小巷,巷口电线杆上的大喇叭,正播放着那个年代的语录和革命歌曲。我们就借住在红砖瓦房里,和木房子一巷相临,房东兄弟几家就住在前后附近。村里的房子多为带阁楼的砖木平房,房前屋后总会有一畦畦竹篱笆围起来的菜地。各种庄稼的气味争先恐后的散发出来,鸡鸣狗吠之声不绝于耳,但一点也不噪杂,绵绵密密,让人侧身其中,就有乡村别样的静谧。

村庄的清晨是朦胧的。鸟儿和公鸡总是起得最早,那带着露水清香的啼叫声声悠扬,唤醒了梦中的人们。他们早早地去照料自己的田地了,村里的小道上,穿行着外出卖菜的自行车,偶尔还会看到安装了小汽油机的自行车“突突突”飞驰而过。边上大厝里的一位大婶,每隔一段时间都会将“大鼎”(大铁锅)拎到门前,把鼎底翻过来用锄头扒锅灰,“叽呀叽呀”的响着,令人烦躁地扒拉着宁静的晨空,最为抢眼的是她背后用花手帕打的补丁。房东家的小姐弟,早早赶鹅出圈,把拌好的饲料捏成团,拎起鹅脖子,一团团塞进鹅嘴,推进鹅脖子、顺到鹅肚子。一放下手,它们就“嘎嘎”地扑棱着,引翅拍打着走向溪里。对于那时的我来说,这群鹅高大威武,就怕被它们啄到,总是远远得躲着。甚至到了村口,也要父亲抱着才肯回去。

公告
更多>>
活动
更多>>
热门推荐