电子邮箱

密码

安全问题

注册 忘记密码?
会 员 查 询
会 员 申 请
意外的神奇之旅:面对老君相见恨晚
来源:海峡导报 | 作者:王伟明 | 发布时间: 2019-03-09 | 2374 次浏览 | 分享到:


十多年前,一位向往泉州的台湾哲学家,在厦门参加会议时陷入纠结:去,还是不去?

如果按照他原有的决定,而“潜在的东道主”也顺其自然,便没有后来的一切故事。

偏偏是,这个“东道主”,与他素昧平生的我,执意打了几个电话,促使他下定决心,成就了一次意外而神奇的泉州之旅。


事情得先从另几位台湾友人说起。2005年秋,台湾学者陈瑛珣、吴贤俊、郭正谊三人来泉州作田野调查,泉台民间交流协会负责人设宴接风,我亦参与作陪。彼此都是熟识的老朋友,因此席间气氛显得热闹非常。谈兴正浓之时,贤俊郑重其事地说:伟明兄,有一件事想拜托,请你和协会能否帮小弟一个忙?

听贤俊介绍,他正在攻读博士学位,师从王邦雄、曾昭旭教授,他们是台湾治中国哲学的大学者,当今台湾新儒家学派的代表人物。过几天,王、曾两教授将要到厦门参加一个学术研讨会,中途有一天是安排在厦门参观,但他们两人对泉州文化情有独钟,想离团来泉州走走。只是两位先生都年过花甲,人生地不熟,希望泉州方面能有人照应一下。

这些年协会接待了不少台湾名学者,有几位就是经老朋友介绍而来的,我一口应允了。

有道是:好事多磨。犹如一场戏剧演出,剧本、舞台都已经备好了,开场锣也已敲响,主角却忽然不想上台。原来,王、曾两位教授是约好结伴而来,但学术会开幕式,主办方领导讲话大大超时,致使学者发言时间顺延。王先生作了演讲,曾先生却要推迟到次日下午讲。王先生不忍心撇下曾先生独自来泉州。

听到这个消息,我的心里颇不是滋味,为了迎接两位教授,我们协会已作了精心安排,如果取消岂不冲散了各方的美意?!我与王教授通了几通电话,恳切地对他说,你的前脚已踏进泉州了,放弃了真太可惜。

为了促成王先生之行,我又同贤俊通电话,请他去说服两位老师。半个小时后,贤俊电告我,他已说服了王先生,他一人前来,而曾先生也很通情达理,风趣地说先让王教授到泉州探探路吧。

 

次日10时,我的同事施文芳从厦门接来了王邦雄先生,在开元寺边门旁同他握手时,我心里悬着的一块石头才算落了地。在导游的引领下,我和文芳陪着王先生参观了百柱殿、千年古桑、甘露戒坛和东西塔。王先生在镇国塔前留影,称赞它是世界级的宝贝。

王邦雄既是满腹学问的大教授,更是一个平易和蔼的长者。午餐时,我们已像熟识的老朋友热情地交谈了。王先生说,他是台湾云林人,1941年出生,小时候家里很穷,所以一直上师范,享受公费资助。他的履历就是毕生教书,从教小学一直教到大学。他在“中央大学哲研所”做了

公告
更多>>
活动
更多>>
热门推荐